天聚娛樂-自我保護

推廣網站有哪些

撒滿落葉的林陰道邊,一只大手牽著小手,邁著平和而又輕快的步子。
秋天的風卷起滿地金燦燦的葉子,那葉兒不情願地向前滾動著,發出輕輕的摩擦聲。
爸爸脫下外套,蹲下來,把它裹在小小的兒子身上。
“冷不冷?”
“不——冷!”小男孩說。
爸爸笑了,再度拉起那只稚嫩的小手,邁著平和而又輕快的步子向前走去……
(畫面定格)
(切換)
他,一個事業有成的金融大亨,在商場摸爬滾打了十多年,從一個白手起家的年輕人終于成了一個擁有龐大企業的老板。
這一天,他本是要趕一個會議的,路過這條林陰道,突然興致大發,不顧秘書的勸告,下車散步。
于是,他在剛剛走過的那對父子後面看到了那一幕。
刹那間,好像有一束陽光,照在了他的心上,融化了那顆心上覆蓋的層層冰雪。他一驚,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像一束電流,灌滿了他的全身。
這種感覺,是“溫馨”吧?他腦海中閃現出這兩個字,怎麽如此陌生,又似曾相識?
家。他心中猛地出現了這個字。
一張臉,慢慢地浮現出來。
古銅色的如樹皮般的皮膚,歲月和風雨在上面刻下了一道道滄桑的印記,還有那眼神……威嚴?怎麽還流動著那麽溫柔的東西?讓他的心變得柔軟起來,還伴有陣陣絞痛。
是愛吧?他又想,是啊,愛。只有愛,只有父親的愛,才會讓他如此愧疚。
多久沒回父親那兒了?
怕別人恥笑是農民的兒子,他一直不敢和別人談父親,也因爲公務纏身,一直沒回家看他。最近的一次,怕是六年前吧?
六年?心頭湧上一股酸楚,這酸楚,是悔?是恨?是愧?還是……太多感情交織在一起,他不知如何去宣泄,去表達。
剛才的那對父子又一次浮現在腦海……
又一張臉,出現在眼前。
俊朗,幹練,剛毅的嘴角,眼中閃動著倔強。
那是兒子。兒子是他的驕傲,可也是他,讓兒子離開了自己。
因爲他和妻子離婚,兒子不贊成,同他爭執幾句。他一氣之下,趕走了兒子。兒子十分爭氣,不要他一分錢,自己養活自己。
哎,都怪天聚娛樂,他歎氣,我沒有盡到父親應盡的責任。是我弄得這個家支離破碎。
這兩張臉,不斷在眼前交替,交替,變換,變換……
他蹲了下來,捂住了臉,揉了揉潮濕的眼眶。
“爸爸,如果我犯了錯,怎麽辦?”耳邊又響起稚嫩的童音。“知錯就改就是好孩子呀!”父親笑著說,拍拍兒子的頭。他回過神來,走向車。
該去看看爸和兒子了。
秋日的陽光,照耀著,照在他的身上。是溫暖,更是溫馨。

記得一個星期四的下午,放學後我高高興興地往家裏走去。當“我”走到居委會時,看到前面在修路,于是“我”繞道而行,從另外一條小路走回家。
  走著走著,忽然聽見一個聲音:“小妹妹,你放學啦?”“我”擡頭一看,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嗯,放學了。我隨口回了一句。“我是你爸爸的同事,你不認識我了嗎?”陌生人笑眯眯地對“我”說。我擡頭看了看他,心裏在回憶那些我見過的爸爸的同事,“我這有幾粒好吃的糖給你吃。”說完他拉住我的手,拿出幾粒糖給我。我心裏在想,這個人“我沒見過呀,他是認錯人還是……我靈機一動問道:“你也是開卡車的嗎?我爸爸今天開車去哪了?”“對!對!你爸爸開車出去了,叫我來接你”。說完陌生人剝了一粒糖,想往“我”嘴裏塞。“是壞人,我爸爸根本不是開車的。我心裏一下子緊張起來,怎麽辦?平時在電視中和報刊雜志上看到過不少壞人騙小孩的案件,今天被“我”遇見了,怎麽辦?他手裏的糖肯定有問題,“我”決不能吃。“我是不吃糖的,難道我爸爸沒和你說過嗎?”“我”急中生智地說,“噢,我忘了。”陌生人無奈地把糖放進袋裏,“我帶你去見你爸爸。”他拉著我的手說道。“我”慢吞吞地走著,大腦卻在高速運轉著,平時爸爸媽媽教過我很多自救自護的方法,雜志上也有好多這方面的文章。對了,我有辦法了。“每次去爸爸那裏,我都會幫爸爸買包煙的,我們去小店買好煙就去爸爸那兒。我笑嘻嘻地對陌生人說,“那好吧,要快點,你爸爸在等你。”看著他那自以爲是的樣子,我不禁暗暗在笑:你上當了。陌生人拉著我的手來到小店,這時,“我”指著遠處迎面而來的男子說道:“爸爸,你怎麽回來了。”一旁的陌生人臉一下子緊張起來,緊緊拉著我的手也突然松開了“我對陌生人說:“爸爸回來了,我們過去吧!”“不、不,我有事先走了。”只見他驚慌失措地說道,然後往後面跑去,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這件事告訴我一個道理,不要吃陌生人的食物,當遇見壞人時,要保持冷靜,
  正確運用自己的智慧與壞人周旋,以做到自我保護的目的。
  學會自我保護是一件多麽重要的事啊!它不但能在比必要時給予我們幫助還能令我們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在社會上,要學會自我保護,來聽聽我自天聚娛樂保護的故事吧!